增强法律意识,倡导法律援助,提升律师素质,提高律师声誉!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
首页 | 资讯 | 旅游 | 社会 | 法治 | 透视 | 时评 | 调查 | 聚焦 | 追踪 | 维权 | 公益 | 反腐 | 案例 | 关注 | 说法 | 财经
万象 | 曝光 | 民生 | 环保 | 安全 | 教育 | 保健 | 咨询 | 房产 | 书画 | 来信 | 援助 | 论坛 | 人物 | 文史 | 访谈 | 文化
地方
频道
北京 | 上海 | 天津 | 重庆 | 河北 | 山西 | 辽宁 | 吉林 | 黑龙江 | 江苏 | 浙江 | 安徽 | 福建 | 江西 | 山东 | 河南 | 湖北
湖南 | 广东 | 海南 | 四川 | 贵州 | 云南 | 陕西 | 甘肃 | 青海 | 广西 | 宁夏 | 西藏 | 新疆 | 内蒙古 | 台湾 | 香港 | 澳门
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!
网站公告: ·热烈祝贺“2015·北京人权论坛”开幕 ·祝全国人民端午节快乐 ·祝全国人民春节快乐 ·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 ·携手净网行动 营造清朗天空   今日天气:
  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调查 > 内容  

7年8人被攻击致死 一个贫困县的人象之争

发布日期:2020/9/9  查看次数:7082 来源:成都商报  作者:

 
 
 

  澜沧县发展河乡黑山村台地梁子,在甘蔗地、玉米地觅食的野生象

罗福大遇难现场

  半个月之前,云南省普洱澜沧县发展河乡营盘村48岁的单身汉罗福大不幸身亡,其遗体,在20公里外勐乃河村的一甘蔗地出现。经现场痕迹比对,当地确定他被亚洲象攻击过。

  亚洲象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列为濒危物种,是个体最大的陆生动物。澜沧县林业和草原局透露,从2014年起,包括罗福大在内,澜沧县已连续7年共8人被亚洲象攻击致死,期间无一年间断。死者男女老少皆有,且全为发展河乡人。

  水电站建设、橡胶园种植……人类活动不断扩大的同时,澜沧县的“人象冲突”逐年加剧,三年前,当地官方将6个监控摄像头和无人机投入到村寨,官方描述这种方式为“地空结合”防治。但这套系统去年起已经停用,因为付不起网费。

  目前,如何解决人象冲突,仍是澜沧县亟待破局的难题。

  一起野象杀人事件

  出门去景洪市

  48岁村民再也没回来

  罗福大再也回不到自己家了,这些日子里,他的母亲接受了好几波亲友的慰问,但人群散去后,这个家显得愈加冷清。

  罗福大是澜沧县发展河乡营盘村大田箐村民,其父早逝,两个姐姐远嫁到了东北和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景洪市。罗福大出事之前,这个家的户头有一家三口,罗福大是户主,除他外,还有70岁的老母余会兰和侄子罗小成。

  余会兰告诉记者,罗福大十几岁时头部受伤,自此显得有些沉默寡言。若醉酒,罗福大还会打人。也许是这些原因,罗福大48岁了,却仍是单身。但罗福大很孝顺,他包揽了家里的农活,他总是对母亲说,“让我来干”。

  除了打理好地里的农活,罗福大也总想着,要外出打点零工,以还债及贴补家用。罗福大曾去过砖厂,安装过蔬菜大棚的塑料薄膜。今年疫情期间他外出过一次,但5天后即归家。8月23日前后,他又对母亲说,想去景洪市看看。

  罗福大一家人有耕地17.55亩,“我对他说,田里的稻谷马上要收了,就不要出远门了。”余会兰说,对此儿子罗福大回答她,外面工价高,如若赚了钱,回家可以再请人收谷子。

  8月24日早上6时许,罗福大出了门。营盘村每天有固定的一趟班车去澜沧县,时间为每天早上8点。后家人猜测,罗福大应该是赶当日班车到县城,再转车去了景洪市。

  后澜沧县县委宣传部对外通报,8月26日上午10时50分,发展河乡亚洲象监测员向乡政府报告称,勐乃河村一甘蔗地发现了一具野象攻击致死男性尸体。结合死者身上证件及DNA比对,官方确定死者正是罗福大。

  卫星地图显示,罗福大死亡的位置,位于勐乃新寨以北约200米处东侧的甘蔗林,当地称这一片为老瓦厂。负责该辖区亚洲象监测工作的村民罗四告诉记者,彼时象群在老瓦厂一带活动多日,故每日晚8时,监测员就对该地段封路。

  罗四最后一次见到罗福大,是在8月25日晚8时13分,“大象在前面,你不知道吗?”在当晚拍摄的一段视频中,罗四、李学明等监测员阻止了一村民沿乡道北进。视频显示,该村民穿拖鞋、拄拐杖、挎包斜挂。他就是罗福大。

  当晚罗福大听从劝导返回了勐乃新寨。罗四并不认识罗福大,也不知道他是哪个村庄的人,“不知道他后来为什么又出现在了那片甘蔗地。”罗四描述,罗福大的脸被踩碎了,躯体四分五裂,衣服也被剥落了。

  罗福大死亡的现场十分凌乱。9月2日,记者在这里看到,甘蔗林中间有一条约4米宽的“象道”,当地茶农建的房子,被野象踩成一堆瓦砾。亚洲象有白天在森林里避暑、夜间外出觅食的习性。结合现场分析,不排除当晚罗福大借茶农房子休憩。人们从罗福大身上找出了一张勐海县城至该县勐阿镇的车票。营盘村村委会副书记李林杰介绍,当地人从景洪回家,常坐班车至勐阿镇,据此大家猜测,罗福大可能从勐阿镇徒步40公里至勐乃新寨。从这个寨子往北再走20公里,罗福大就能到达他的家。

  一场人象之争

  栖息地破碎化加剧 野象常到农田、村寨觅食

  “澜沧县保存的亚热带季风气候较好的常绿阔叶林植被,是亚洲象较为理想的栖息场所。”县林业和草原局党组书记王维贵告诉记者,该县首次发现亚洲象的记录可追溯到1996年,当时的数量为8头。从2007年起,因澜沧江上建澜沧景洪水电站,水位上升,致象群迁徙通道淹没,自此它们原来的生活区域被阻隔,只能活动于西双版纳州勐海县与普洱市澜沧县境内,并从此被命名为“澜沧勐海象群”。

  2014年至今

  已有8人被野象攻击而亡

  在澜沧县,澜沧勐海象群的主要造访区域为发展河、糯扎渡、惠民、酒井、糯福、东回6个乡镇,其中在发展河乡活动尤为频繁。亚洲象监测员罗四介绍,去年3月初,象群离开发展河乡后,一直在勐海县的勐往乡境内活动。今年7月29日至8月3日凌晨,象群从勐往乡进入发展河乡黑山村,8月7日,它们又迁徙至勐乃村。

  罗福大是最近7年来发展河乡第8名被亚洲象攻击致死者。发展河乡林业服务中心主任杨正强介绍,从2014年5月起,发展河乡每年都有村民被亚洲象攻击致死,“既有小孩,也有老人;既有男人,也有女人。”

  据杨正强统计,其他死者的基本信息如下:2014年5月,勐乃村一名周姓12岁女孩被踩死;2015年7月,勐乃村至黑山村的42号公路附近,32岁左右的黄姓村民被踩死;2016年,勐乃老寨一钟姓70岁老妇被踩死;当年,勐乃村一55岁男性村民在亮山新寨附近被踩死;2017年5月,黑山村梁子老寨64岁妇女赵新妹在自家承包地被野象攻击死亡;2018年2月,黑山村亚洲象监测员罗攀所在汉人寨后山集体林遭野象攻击死亡;2019年,黑山村一名生于1947年罕姓村民,在黑山村南脚河附近被野象攻击死亡。

  亚洲象横冲直撞

  村里人提心吊胆

  澜沧县林业和草原局介绍,当地低海拔地区大都开发为橡胶种植园,亚洲象的栖息地连接度降低,破碎化加剧。这些野象常到农田、村寨觅食,活动半径逐年增大,距澜沧县城最近时只有20余公里,距位于澜沧县境内的景迈机场则不到10公里。

  黑山村村民赵容安称,亚洲象初到发展河乡时,当地百姓既新奇又兴奋,认为这种庞然大物能给大家带来好运。但后来大家发现,这些亚洲象横冲直撞,村民与之必须保持百米以上安全距离。

  2017年5月,赵容安的母亲赵新妹在野外劳作时,被两头亚洲象攻击至死。赵容安说,三年过去了,家人逐渐从悲痛中摆脱,但父亲始终精神萎靡,“村里的其他人,也整天提心吊胆无心劳作。”

  担任多年亚洲象监测员的黑山村村民杨所且,对澜沧勐海象群了如指掌,“它们一共19头,但并不总在一起活动”。目前,这个象群中的14头,正在黑山村与勐海县勐往乡交接地带活动。

  9月2日,杨所且带记者观测这个象群的一头独象,远远望去,这头独象在山地间闲庭信步。杨所且说,公象“三三两两”活动,发情时才与母象在一起。监测员们根据个体大小,将象群中的9头公象取名为“象老大”至“象老九”,而这头独象是“象老二”,是象群领导地位之争的失败者。

  “象老大爱进村庄,不管白天黑夜;象老二温顺,相对怕人,早前还怕无人机;象老三喜欢破坏房子……”杨所且说,象老五至象老九因群体活动,目前习性和外表不好分辨,但不知道是象老四还是象老五,近期似乎被群体疏远,“总是若即若离,给人孤单的感觉。”

  为密切注意澜沧勐海象群动向,勐海县和澜沧县的监测员始终保持联系。澜沧县勐往乡亚洲象监测员赵平说,象群在勐海境内也多次肇事。他今年40多岁,从小就认识这些亚洲象,对它们,他又爱又恨,“但爱占了多数,亚洲象毕竟不是人,无法与之言语,人象冲突的根本,错在我们人类。”

  一个待解的难题

  能自动报警的安防系统

  因付不起网费而停用

  “亚洲象是现存个体最大的陆生动物,速度快,力量大,发起怒来破坏性大,一旦进入村寨,没有任何办法,简直是防不胜防。”谈起澜沧县的亚洲象保护工作,澜沧县林业和草原局党组书记王维贵忧虑重重。

  记者了解到,亚洲象在我国主要分布在云南西双版纳、普洱和临沧3个州市的9个县市区,数量约300头。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称,近年来,亚洲象向保护区外迁移的情况愈发严重,亚洲象伤人、损害庄稼、“招摇过市”的事件屡发。

  一个好消息是,8月25日云南省林业和草原局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政府与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、支付宝公益基金会共同签署协议,在中国亚洲象保护发展全领域开展合作。但相对于西双版纳这样以大象闻名的旅游胜地,与之一衣带水的普洱市澜沧县则较少获得关注。

  王维贵说,作为全国最后未摘帽的52个贫困县之一,目前澜沧县防范亚洲象基础设施薄弱,无完善的监测系统及防象围栏、观象塔等。澜沧县财政自给率低,没有专门的亚洲象监测项目资金。

  为防止大象造成人员伤亡,三年前政府在黑山村、勐乃村的农作物产区分别安置了6个监控摄像头,一旦野象出现在特定区域,这套名为“安防综合管理平台”的系统会自动报警。当地官方还将无人机投入到了发展河乡的村寨,官方描述这种方式为“地空结合”防治。

  但发展河乡林业服务中心主任杨正强告诉记者,这套系统去年起已经停用,因为付不起网费。

  澜沧县林业和草原局的相关报告中,提到当地亚洲象保护存在三点困难和不足:1、资金投入严重不足,对亚洲象监测巡护、预警及项目实施造成很大制约;2、亚洲象专业和管理人员不足,无专门管理机构,目前只是由县林草局保护股管理,人员和编制不足;3、野生动物公众责任险赔偿工作有待完善。

  发展河乡现有监测员28名,有监测任务时,其报酬为100元/天,目前,他们要密切注意象老二的动向。“他们为了家乡的亲人,即便是农忙时节,家里玉米没人收,茶叶没人摘,也要放弃生产生活,奔波于山野之间,这是一种了不起的情怀,这让我们非常感动。”王维贵说。

  亚洲象监测员的工作,是追踪亚洲象每日行迹,一旦它们逼近村庄或庄稼地,就要向村委会或者个村小组汇报,及时发出警告。杨所且说,这些年来,被亚洲象攻击死亡的,“多是疏忽大意、不听劝告的。”

  监测员本身也时常面临被亚洲象攻击的风险,2018年2月3日,黑山村亚洲象监测员罗攀所,因浓雾误撞象群后被攻击死亡。杨所且也曾被野象追击,摔至手腕脱臼。这些监测员说,他们起早贪黑,目的是守护乡亲们的安全,但监测员的工作的确十分艰辛,不是一般人可以坚持的。他们说,因野象惯常在夜间出动,他们现在最希望能拥有一台热成像无人机,该机器价格不菲,目前看来这是一种奢望。

  王维贵的想法,是划定出5千亩的森林,让澜沧勐海象群在其间生活并加以管护,为澜沧县日益严峻的人象冲突问题觅出解决之道。 (记者 刘木木 摄影 张直)

 
热门·推荐    
铲毁2万多亩将熟麦子油菜,为完成退耕指标?
铲毁2万多亩将熟麦子油菜
内蒙古陈巴尔虎旗退耕还林“前松后紧”,突击种树已造成数百万斤...
· 揭开低保被取消后仍享受补助之谜
· 山西师范大学临汾学院原院长秦国杰被“双开
· 侵占公司财产1.28亿元涉嫌职务侵占为何
· 侵占公司财产1.28亿元涉嫌职务侵占为何
· 等等跟不上智能时代的老年人
· 铲毁2万多亩将熟麦子油菜,为完成退耕指标
点击·排行    
山西柳林县龙门会全体村民举报村支部书记贪
民警放款1千万给人大代表 为讨债将其非法
携手净网行动 营造清朗天空
多地整治“老赖”有奇招 未来微信能标注失
一份荒唐的“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”
墙上涂鸦也能做公益
北京:地铁谩骂女子当事人被警方连夜抓获
热烈祝贺“2015·北京人权论坛”开幕
祝全国人民新年快乐
寻人求助
热门·图文    
民警放款1千万给人大代表 为讨
多地整治“老赖”有奇招 未来微
墙上涂鸦也能做公益
寻人求助
投票·调查    
你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?
  • 网友介绍的
  • 百度搜索的
  • Google搜索的
  • 其它搜索过来的
  • 网址输错了进来的
  • 太忙了不记得了
  •  
    关于我们 | 版权声明| 人员查询 | 诚聘英才 | 联系我们
    Copyright©2012 大江法律服务网 WWW.FLFWW148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电子信箱:djflfw148@126.com 法律顾问 张福源
    法律服务网 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,不得複製或轉載 No part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the prior permitti0n